咖啡日语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726|回复: 0

有岛武郎《星座》学习之余的翻译望指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28 11:5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一天同样地,直到黎明前一直似乎想要下雨的天空,泛起了爽朗的秋日早晨的光。
  停止咳嗽,病情稍微好转之时,仰面平躺着睡觉的时候感觉很好。就这样,星野轻轻地把头转向齐腰高的矮窗那边。在黎明的时候,像往常一样因为不停地咳嗽而难以入睡的他,便一直在厕所里站着。回来的时候杳然看着天空,有一扇纸窗轻开着,仅三尺宽的纸窗里泛出黄色的光,这更加让人感觉到房间稍微有点暗。
  旁边房间的门全部拉开着,像室外一样地明亮。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柿江和西山两人不会广播出如此大声的噪音。早起的西山似乎终于把睡懒觉的柿江硬从床上拉了起来。两个人慌慌张张地进行着去学校的准备,而嘴上依然在从容不迫地继续着昨晚的话题。立刻,“喂,把我的傻马(日语中裤裙的谐音)扔过来!”故意放大声的西山的声音传了过来。星野在心中轻轻地微笑了。
  昨晚,星野注意到了柿江穿着的旧裙裤,在这个时代里(甲午战争后西方近代文明不断涌入日本的时期)就连裙裤这样的东西也并非不含任何意义。穿着裙裤跟骑着傻马一样,腰下的东西似乎已经不属于自己。星野想起西山故意把裙裤说成了傻马。
  旁边的门伴随着尖锐的声音开了,正这样想着的星野的门被敲响。
  “星野,今天怎么样?还是不能起来吗?”用着不必要的大声在走廊上喊着的是西山。星野似听到似没听到地只是看着纸窗回答了声“嗯”。从早上开始似乎有些发烧的星野,情绪无论如何也高涨不起来。加之对于他来说不得不去考虑的事情太多了。
  不过西山他们的脚步声向着玄关方向远去的时候,星野感觉到了些许的失落。这对于他自己来说都让他不免有些奇怪。于是像强迫自己似的,为了消除这种失落,从刚才以来一直把全部的视线集中在一只落在明亮的纸窗上的,正在休息两翼的苍蝇身上。而在这一瞬间星野想起了一件必须叫住西山的事情。难道那不是件非叫住西山不可的事情吗?无论如何星野大声叫住了西山。他稍微不悦地听见了从自己喉咙中发出的像老人一样的沙哑空洞的声音。
  “什么,原来园那小子还在啊。”西山大声地边自言自语着,登上发出尖锐噪声的楼梯,马上又像摔落似的差点从二楼滚下来。
  “星野,因为园在我就不去了,你就这么告诉她吧!”
  声音从玄关的方向传来。西山与柿江旁若无人似的一起笑着,不知他们在讨论着什么呢?星野正这么想着,野心家西山和空想家柿江一起出了门渐渐走远了。
  星野的心被这么一搅合却也渐渐地平静下来。为倾听门外动静而朝向天花板的脸重新扭向了纸窗的一边。
  那是十月初的时候吧!不过在札幌却还是相当冷的早寒时节。星野把厚厚的棉被往脖子上面拉了拉,轻轻地咳嗽了两三声。渐渐变冷的空气在纸窗处似乎变得稍微暖和了些,一只苍蝇一直在那里爬来爬去。黄色的纸窗背景下,像颗黑痣一样被“点”在上面的苍蝇,六只脚的微弱的动作也被星野捕捉在眼中。最前面的两只脚和最后面的两只脚互相交替着作揖似地摩擦着,边摩擦着头边整理着翅膀,这种动作持续不停地进行着,又突然不知为何地迅速从原地稍稍向上面移动了两三寸。这微弱的声音掠过星野的耳朵,刚刚苍蝇呆过的地方只留下了一个洁白的光点。这些都不可思议地吸引住了星野的注意。屋外是搀杂着各种各样声音的喧闹的街市,而星野的房间里却像秋天一般宁静。而星野在这房间的空气中感觉到了自己内心的清澄。
  还是把小缝托付给园最好。柿江不行。西山的话虽然人不算坏,可是他的粗鲁不太与小缝相称得来。不仅如此,西山这个人常常爱打趣耍滑,不能掉以轻心。星野坚信自己的判断。一旦遇到事情的时候,一个散漫的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大致也能知道。或许他会对小缝动什么样的心还说不定呢……
  苍蝇又很快回到了原处。
  我也并非需要小缝。小缝常常望我。她不知道她在向异性投递暧昧的眼光。所以她才会一次次地肆无忌惮地看我。小缝在看我的时候,稍稍有些红晕的皮肤闪着动人的光彩,带着羞涩却不把目光从我的身上移开。似乎她在用眼睛诉说着,“请相信我从心底对你发出的的信赖感。”她的眼睛已经背叛了她,泄露了她内心的想法。而她自己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苍蝇还在动着,并发出微弱的声音……
  让小缝认识到她眼中所表露的情感对我来说不算很难的事。这对我来说至今都是一个相当大的诱惑。
  当星野想到这里时,眼前的纸窗和苍蝇都不见了。在他想象的魔杖一挥的瞬间,洁白的百合一样的花朵出现在面前,看着看着那柔弱纤小的花苞渐渐像太阳般闪着光辉地开放了。  星野把脸埋进了散发着芬芳的花朵中。那像蒸着他,烧着他,诱惑着他的,让他感到悲伤的香气……在这美丽的花中,谁也没有嗅过的那迷人的香气……星野暂时让自己沉溺在这想象中,随着心脏的一阵狂烈的跳动之后,像舍弃一般把眼睛从这美丽的花中移开了。
  这时苍蝇向右边移了移位置。
  在星野心中还残留有一些留恋的那万花筒一样的花消失不见了。
  园的话可以。把小缝交给那个内心纯粹的人我也没有什么不服的。那两个人即使相恋的话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吧!两颗心自然地分别向对方打开,之后边惊边喜地相互拥抱,这是件好事不对吗。总之我要避免这诱惑。对我来说怎样的诱惑都不会令我迷茫。并且现在的话也只是小缝那处女的美好的纯洁吸引着我,这吸引早晚会被我抹除的。但是,虽然这只是诱惑,就要把刚产生了一点好奇心的小缝从对我渐生爱意的方向拉开,这是有点残酷了。……
  星野认真地想着这些无聊的事情。然后像之前一样把注意力集中到纸窗上的苍蝇身上。
  而园……把星野拥有十二分的把握能够抓住的机会……现在为止枯燥的学校的课业,灰暗的寂寞的内心的苦闷中,把仅有的一个投来纯洁无暇的光的美好的少女完全地交给园……星野无论如何都感觉到了些许的不舍。虽然这留恋只是些许的,可竟让人感到难以忍受的苦楚……星野忽然想起了自己刚刚读完的《悲惨世界》中衰老的冉阿让把所爱的柯塞特交给马里尤斯时的心情。
  有规律地静静地从楼梯上下来的脚步声响起了,轻轻地敲响了门。这个瞬间星野深深地为自己感到了可耻。这时一直困扰他的那留恋被悄悄地藏起了。
  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衣着整齐干净的二十二岁的园的小小的身影正朝着星野的床边走来。
  星野听见了园的声响,而不知为何心里产生了一种温暖的感觉,一改消沉的,一直睡到现在的样子,急忙从窗户向门口翻了个身。已经习惯阳光的眼睛,突然只能看到刺痛眼球的黑暗。这黑暗中的一点,是一直在看的苍蝇的小小的钻石一样的光。
  “学校今天休息了吗?”
  星野微闭着眼睛,向着园的方向问道。
  “前一个小时是吉田先生的课……你找我要说的事情是什么?”
  他听到园用低而清澄的声音。
  “是吗?那个“五角星”吉田啊!讲微积分的时候得过且过,真是让人困惑呢,高等数学的话一定要细细地讲才行啊……”
  星野避开正题地说。对于园来说,把吉田教授称“五角星”让他有点尴尬。这个叫吉田的人,是在年轻的时候头脑很聪明,而对去北海道这样的地方赴任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动不动就把重要的课程放在那里,给学生讲起来以前的藩主的住宅里发生的不可思议的故事什么的,尽是让学生笑的一个人。但即使对这样一个人,起绰号和随意议论等事情园也绝对不会去做的。
  “真的有些让人困惑呢。不过因为是并非所愿而工作的学校,说是不介意不过……也没关系,今天的课很少。”
  清澈有力的声音,从渐渐明了的园的身姿的方向静静地响起。想到自己健康状况的星野总是莫名地焦躁。代替这个回答,说不出口的重要的事情终于不得不说了。星野仅仅看着桌子的方向像园使了个眼色,让园把抽屉里的信拿出来。
  园很快伸手把抽屉打开。那个时候的星野,眼中闪着光,用犀利的目光投向园的方向。园拿出信时信封是背面朝上,只能看见星野的名字,收信人是谁不知道。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想着园的表情会稍微有些慌张还是没有呢?星野觉得想着些事情很没有出息,但不想的话心里便焦急。
  “我大概明天去千岁见父亲。依情况看可能在那里的时间长一些。我还想尽量在秋天……在冬天前去东京。我想和父亲商量这件事,现在情况还不一定,但是要按顺序去做,所以只是打算说完话就去……把这封信能交给小缝吗?我因为发烧所以今天的家教做不成了……如果小缝问的话就告诉她我在千岁……如果没有问的话就不用说了……然后我给小缝写了封信,我不在家里的时候,小缝的英语能否先拜托给你呢?”把心里的焦躁放在一边的星野,一连串地说出了这些话。星野并没有把全部告诉园。对星野来说他不会说出自己的痛苦之处,包括刚才说的那些话也完全没有。
  星野不再说什么而是把视线从园身上转移到天花板上。被白色的便宜的西洋纸贴满的天花板上显出了老鼠尿的痕迹,像天上的云一样到处都是。大象的形状,也有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形状,背对着背的两只狗的形状,咬着人的手腕的小和尚的形状,丑女脸的形状……星野依依看着这些平时看习惯的奇形怪状的图案。
  就连一向镇静的园听到这一系列的话之后也稍微有些惊讶。在园眼中的星野,无论什么事情都一律放在心里不说,而说出来的时候一定要完全贯彻地去做。但是因为健康的原因明天突然回千岁,把小缝的英语托付给他,这一切都太突然了。在星野看着大象,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背对着背的两只狗,咬着人的手腕的小和尚,丑女脸的时候,
  “那么你还是要去东京了。”园说道。然后把给小缝的信小心地放到了西服内侧的口袋里。
  园被小缝吸引住了吗?但是他关于小缝一句话都没有说不是吗……星野很快地想着。还是他对小缝一点都不在乎呢?总之星野想听到那个人的名字被园说出口……这让他稍微有些感到不太满足。园的感情的波动或多或少星野都想知道。
  “不过西山说做家教的话他会去……”
  园突然在这之间稍微有些突兀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星野不知道西山有这样的企图。星野的内心有些吃惊地想道。自己想到的事情被西山先知道了。以星野的性格来说,事情被人抢先会让他稍微感到不愉快。
  “不过西山可能只是在开玩笑……”
  像是窥见了他的内心一样,园这样对星野说。星野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因为由园所教的第二个小时的课就要开始了,园从座的地方站了起来。星野这时有一种想要叹息的冲动。这不是件好事。他不能感受到自然的叹息之后那种特殊的释放寂寞的感觉。目送园走向门口的方向,这个又大又脏的家中又只剩下自己了啊!星野想道。
  突然从身体的内部传来一阵轻轻地蒸烤似的发热感。像平时一样,每当这种发热感袭来时,星野就会知道体内的病菌正在咬噬着他。咯血之前这种感觉必会像先驱般侵蚀他。
  星野像故意似的猛地一下把残酷无情的身体转向窗户的方向。随着渐渐升高的太阳,纸窗被照地更加辉煌地闪着黄色的光。
  不过不知道去了哪里,刚才那只苍蝇已经不在这里了。(待译每日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咖啡日语

GMT+8, 2019-1-20 23:0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